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企业文化 >
宜家这本70岁杂志停刊一部家居生活史终结了

发布日期:2022-04-23 16:30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49码澳门为了制作这本手册,宜家聘请了285位室内设计师和摄影师、启用了北欧最大的8000平米摄影棚。

  每年,他们会花平均10个月时间、从营销总经费中拨款70%完成整套设计流程,从概念企划到刊物出版。

  2016年,它在全球50多个国家发行量达到2亿册,甚至超过了《圣经》。

  然而巅峰之后总有下坡。因为成本、环保等多种问题,创始团队决定让它在2021年秋天与我们正式告别。

  《每日邮报》则制作了一期特别栏目,重温《宜家家居指南》中亮相过的经典设计,带领粉丝们来了一场“最后的狂欢”。

  封面主角是经过无数次改朝换代,至今仍在售卖的Wing Chair。被誉为美国政治艺术化教材的《纸牌屋》,曾收获奥巴马等白宫的一众粉丝。

  在这部具有重要意义的剧中,制片组还曾特别选取改良版的Wing Chair用作布景。

  册子一一列出当下时兴的床、桌椅、橱柜、灯具、餐具等效果图和产品图,附上产品说明和订购单。

  比如,画面中的女主伸了个懒腰,就好像看到了冬天早晨不愿离开被窝的我自己。

  一开始,它就选用了最适合那个年代的营销方式:出版纸质刊物,然后派送到每家每户的邮箱里,供顾客自行挑选产品。而且免费。

  渐渐地,小册子风格定型,不仅有清晰的产品名录,还设计了逼真的生活场景,代入感十足。

  《宜家家居指南》最终超过了2亿本发行量,同时创造了一项前无古人的吉尼斯记录:世界上发行量最大的品牌产品手册。

  依照宜家的风格,绝不会独乐乐的。破了吉尼斯记录之后,他们甚至邀请顾客加入了产品手册的制作过程。

  2016年,俄罗斯宜家发起一项招募活动:邀请顾客来到门店,选任意家居场景、摆个最自然的pose,免费让摄影师拍一张靓照,然后投稿到俄罗斯宜家的官网上。

  2015年的时候,众多铁杆粉丝为了庆祝年发行量超20万,特别举办了一场盛大的粉丝专属party,共享瑞典人民最爱的小龙虾、肉丸子配越莓酱。不过只有loyalty consumer才能参加。

  但是说到《宜家家居指南》的头号粉丝,还是要提名线上购物网站BILLY的创始人Harry Stayt。

  他本身就是个家具迷,为了收集这些册子,曾经多次前往宜家总部所在的Älmhult小镇,把1970年代至今的40多本指南全部收入囊中。

  翻开每一期杂志,都好像坐上一艘时光穿梭机,回到了当年,窥探那个时候的人们在热衷什么,流行什么;喜欢less is more极简风,还是大胆撞色;大部分人回归家庭了,还是在享受自由的单身生活。

  1950年代,距离现在已经有些遥远,但2020年再看这些封面,依然不觉得过时。

  这透露出一个信息:从那时候起,宠物已经悄然成为了与人们家居生活中的重要成员。

  如果说,1950年代走的是经典风格,再做了一些小型的突破尝试,那么到了60-70年代,《宜家家居指南》就化身成了一本前卫的时尚杂志。

  1960年代不仅牢牢抓住当下最主流的波普风格,还加入了丰富的生活场景,更加贴近顾客日常。

  摩登的金发女郎们悠闲地靠在沙发上,有的在换黑胶唱片,有的在随意翻阅杂志,还有的只是妩媚地看向你。

  在场景设计上,70年代的《宜家家居指南》也有明显变化。他们选用许多素人模特,构建了具有家具氛围的社交情景。

  木质茶几和红黄相间的沙发相得益彰,斑点狗在毛茸茸的地毯上睡着了,男主人随意地靠在沙发上看报纸。

  80-90年代最大的变化是,手册画面中,用了大篇幅来描绘家庭情景,尤其是儿童。

  无论是坐在红白格子窗帘下和爸爸一起吃早餐的小婴儿、帮妈妈揉面的女孩,还有依偎在爸爸怀抱里听故事的男孩,都笼罩在一股柔和幸福的色调里。

  但那个年代的宜家恰好捕捉到了这一点,提供了一片安静的栖息地,让所有人们暂时逃离纷扰,在家里做一个美梦。

  90年代往后的时间,从封面能明显看出来,less is more的风格涌现。

  颜色变得更加清新、低饱和,布局也更加简洁。这正是不少现代都市人追求的简约生活。在今年,我们仍然看到它把握住了当下流行文化:抓住爆红的《动物森友会》合出了一本特辑,继续收获无数粉丝。

  可以说,《宜家家具指南》堪比一部紧跟潮流时尚文化的宝典,而如今的终结,实在让人唏嘘。

  如果你是个复古爱好者,或者推崇极简主义,一定会喜欢Acne Studios 的内刊《ACNE Paper》。

  因为除了冠名,找不到任何与品牌、产品相关的推广内容。加上干净利落的排版,俨然一副先锋杂志的样子。

  他们开设了一个人物特稿专栏,每期邀请各个行业有分量的人物来担当主角:时装设计师Alber Elbaz、演员Tilda Swinton、芭蕾舞艺术家Mikhail Baryshnikov……甚至还有麻省理工的语言学家Noam Chomsky。

  但是先锋的终结也是戛然而止。13年,《ACNE Paper》突然无理由宣布停刊。

  不仅仅用来宣传企业文化,它也成了潮流文化、时尚艺术、美容资讯的领头羊。

  而70年代的《花椿》封面上,就已经开始出现穿着牛仔夹克,宽垫肩西装、画浓眼妆的女孩了。在90年代的《花椿》中,更是可以看到许多港台明星的模仿痕迹,比如王菲的晒伤妆,或者丸子头。

  2015年,《花椿》停止了纸质刊物的发行,转而做移动端App和电子杂志的开发。

  40多年里,每本目录的每件单品都经过精心挑选,足以挑衅男孩女孩们的视觉和钱包。不过到2015年,财团实在难以支撑每年将近1.5亿元的消耗,终于决定停刊。

  即使我们还能登上宜家网站,点开70本手册的电子版回味,但那份亲手翻开纸质书的心情却已经不在了。

最新文章
阅读排行